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喜欢如潮水般汹涌 > 第117章:想见么?

第117章:想见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景菲没跟着景崇走,仍是上了江韧的车,算是给足了他颜面。
  
      那件婚纱本来她是很喜欢的,可她现在是不会要了,那等于是袁鹿抢走以后,又施舍到她手上,她怎么可能会要。
  
      车内寂静无声,她等着江韧的解释,她倒要看看他要怎么解释今天这样的行为。
  
      然而,车程过半,他仍是一句话也没有,不知道在想什么。景菲有点忍不住,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江韧倒是先一步说话,“饿么?要不要去吃点什么?我看你宴会上也没动筷子。”
  
      有这么一句话,景菲心里稍微软了一点,她哼了一声,说:“我哪儿还有心情吃东西,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为什么?”江韧轻描淡写的问,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当回事儿。
  
      景菲愣了愣,怎么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刚软下来的心肠,又硬了起来,火气冒上头,“你说呢?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江韧,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里?就算你是为了我的身份,你也不该这么轻视我吧?”
  
      江韧侧目看向她,眸色淡淡,整个人松垮垮的靠在椅背上,眉宇间含着疲惫,“若真像你说的,我是为了你的身份家室,我就不会做这种事儿,难道不怕你甩了我?”
  
      景菲挑眉,“谁知道你怎么想的。”
  
      “我怎么想你不知道么?”
  
      “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心思,我哪儿猜得出来。”她哼了一声,表现的很不高兴,但确实如他所言,如果是在乎她的身份家世,就不该这种落她面子的事儿,怎么着也该想尽办法让她高兴。
  
      江韧说:“当初确实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她,她今天有意为难,那就顺了她的意。等她怒气散了,你我之间不就有安宁日子了么?女人是不会顾全大局的,她坐着盛骁的位置,肆意叫价,说明盛骁纵着她,但纵容到了哪个地步,你我都不好说。我相信,你爸妈不会因为我,愿意跟盛家为敌。”
  
      “做生意最忌讳树敌过多,我不想因为我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影响了你们景家,包括我自己,还有你。当初的事儿,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跟她好好道过谦,不管她是否原谅,我认为我该拿出我的姿态。往后,也不至于落人话把。”
  
      景菲噘着嘴,气消了一半,可还是不爽,“那你怎么不提前跟我说?害得我出洋相。”
  
      “我也是上去之后决定这么做的,我以为你会理解我的做法,你不是一直以来都觉得对她有所亏欠么?那么我这样做,你应该是认同,并感觉到欣慰的。”
  
      景菲默了几秒,“可她这几年也没少报复你不是么?”
  
      “所以,经过这件事,往后她再对我耍花招,便是她没有道理了。我不过是为大局考虑,你要是实在生气,打我骂我都行,或者甩了我,让你哥哥打压我,也可以。”
  
      景菲愣了愣,说到打压二字,她有一丝的心慌,“我怎么会这么做呢,只是当时我没有心里准备,在你说袁鹿的时候我就站起来了,叫人看了笑话。如果你提前跟我说一声,就不会有这种尴尬的时候。毕竟我朋友多,这样的事儿,会沦为笑柄。不过诚如你所说,确实应该对她做点什么,起码是诚心诚意的道过谦,若是她往后依然揪着不放,那就是她的问题。”
  
      “现在冷静下来想想,当时她跟咱们这么叫价,已经引起了全场人的注意,与其让别人乱想,你这么样做倒也确实是明智的抉择。真诚摆在那里,她不接受,那是她小气。不过那婚纱我不要,你还是安排人送到她家里去吧。顺便写个祝福卡,让她早日找到如意郎君。”
  
      江韧没有言语,默了一会,又问她想要吃什么。
  
      “不如到周迎那儿去,据说他最近得了个厨子,厨艺不错。这个点,他哪儿该是热闹的时候。”
  
      景菲没有拒绝的理由,应声说好。
  
      江韧给周迎打了个电话提前交代了一声,到了会所,他的人在门口迎人。
  
      包间已经准备好,两人吃到一半,周迎才得空过来,在江韧身边坐下来,叫人拿了个空杯子过来,“难得有空过来坐,咱好久没喝酒了。”
  
      “是啊。”江韧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嘴,“你最近可是比我忙。前阵子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
  
      “生活所迫,谁不想逍遥自在,可我没那个命啊。只能靠自己,陪笑陪酒,当人家的乐子。也不像你福气好,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美心善的千金小姐帮衬着,我要是有你这个福气,晚上都要笑醒了。”
  
      景菲并不喜欢他这番话,却也不做声,垂着眼帘自顾自的吃东西。
  
      她这会吃的很斯文,不说话的样子,温柔又纯洁,像个小天使似得。
  
      周迎瞧了她一眼,一点也不避讳,拿了根烟来抽。
  
      江韧一只手撑着脑袋,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
  
      这一盯,周迎才抽了两口,就一个激灵,立刻把烟摁灭,嬉皮笑脸,“你干嘛这么看着我?几日没见,想我了?”
  
      江韧抿着唇笑起来,不置可否。
  
      吃得差不多,景菲要回去,江韧便送她回家,两人互道晚安,景菲就进去了。
  
      江韧想了一下,让司机去了宁兰公寓。
  
      可他没进去,只是在大门口抽了几支烟,然后上车,让司机送他回家。
  
      路上,他给孟正打电话,“我找到她了。”
  
      ……
  
      第二天,仁心的微博官方账号发布了昨天捐款的成果,并对到场的所有宾客表示了感谢之情。
  
      慈善宴上发生的事儿,都没有流出来。
  
      到场的媒体出来的新闻也都是正面积极的。
  
      袁鹿没去关注这些,她照常上班,早出晚归,一心一意准备完成今年最后一个项目。
  
      慈善宴结束的第三天,仁心基金会那边给她邮寄了东西过来,直接寄到了她家里,因为东西贵重,必须要她亲自去接收。她不得不停下手里的工作,出去了一趟。
  
      到了以后,是基金会的工组人员亲自送过来的,很大一个盒子,包装的很精致。
  
      袁鹿没有直接签收,她大抵猜到这东西是什么,“我可以拒签么?”
  
      “这个……”对方有点难办,“东西我们必然是要交到您的手上,但您要怎么处理,那是您的事儿。”
  
      “好。”袁鹿不想为难中间的人,她选择签收,但没让他们搬到家里去,就让放在大堂。
  
      工作人员还递了一张卡片给她,她看了眼,瞧着祝她找到如意郎君这几个字,就觉得刺眼又恶心。
  
      等人走了以后,她给颜嫚打了个电话。
  
      颜嫚接到她的电话多少有点惊讶,但心知不会是什么好事儿,慈善宴上的事儿她了解了一点,江韧花了两个亿讨好袁鹿,只有她明白,他是真的讨好。
  
      可惜的是,热脸贴了冷屁股,人家不领情。
  
      袁鹿没在大厅等着,只是交代了物业,等人到了以后,把东西交给她就行,然后就回了公司。
  
      颜嫚跟江韧告假,并没告诉他,是袁鹿叫她去拿东西。说了估计他肯定不让。
  
      到了以后,没见到袁鹿,只见到了物业经理。
  
      盒子不小,一人多高,她车上没法放,就叫了人过来搬,搬回了自己家。
  
      付了钱,打发了工人,她便一个人站在盒子前,想了想,就把盒子给拆了。
  
      拆开后,是玻璃柜,里面放着一件婚纱,穿在模特架上,像一件艺术品。很美。
  
      这就是江韧花了两个亿拍的婚纱。
  
      做工精致,绝无仅有,衣身上就镶嵌的是真钻。
  
      两个亿,他的全部身家。
  
      她隔着玻璃瞧着不属于她的东西。
  
      ……
  
      在放假前两天,项目圆满通过,隔天袁鹿请公司里的人吃饭,发了年终奖,又给准备了礼物,希望来年大家一起努力,公司越做越好。
  
      这天袁鹿学聪明了,把白开水当白酒应对他们的敬酒。
  
      结束的时候,她就喝了一点点,一群人要转战娱乐会所,袁鹿把钱打给张歆,自己就是去走了个过场,准备回家收拾东西,她明天准备自己开车回家。要早点休息。
  
      程江笠见她走,便立刻跟了出去,“这么快就走了?才八点多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没人比我更懂强化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