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被仙子拐走了 > 第56章 一夫当关

第56章 一夫当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go-->
  人人小说欢迎您的光临,请记住本站地址:www.agxs.net,手机阅读m.agxs.net,以便随时阅读小说《》最新章节...
      如果说扼中土神州与辽东大地咽喉的东石城只能是个商业要城,那么拦住中土与西域的‘一夫关’则名副其实: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从玄天之上遥遥望去,只见一道横亘在天地之间的巨关,硬生生将西域白色世界与中土的绿色世界隔开,于是在这一夫关便形成了白灰绿三色的夹心饼干。
  
      往来白丁自不用说,不管你是游夫走卒还是哪儿的商贾权贵,都得老老实实的交上一份“出关钱”,然后才能盖章过关。
  
      即使是地上神仙,一方大能,如果自说自话得就想飞跃过去,那对不起,不管你是什么大宗门的在座门客还是太上长老,你都会被打下来!
  
      要问为什么,因为你还打不过一夫关里的那个人~
  
      这么个香馍馍自然是很多大门大派觊觎之地,可人家早已“名花有主”咯,不过最近闹了些小矛盾。
  
      ……
  
      ……
  
      二师娘赵仙儿控着飞行手帕,带着我和学姐公孙兰若飞向天边的那座天堑。
  
      二师娘说那是自家(九岳剑派)的地方,不必拘谨。
  
      一行三人已经飞了一月有余,中间停停走走,总算是走了一半的路程。
  
      这天下大世界也太大了~
  
      不一会儿,一个小点自天边飞来,缓缓变大。城关上之人才见得清来人,乃身穿九岳剑派道服的两女一男,关上人不禁面色有些复杂。
  
      又来人??
  
      “三位九岳剑派的道友,一路上辛苦!”
  
      问声寻去,一名中年男子披盔带甲,十分稳重的说道。
  
      “哦~不辛苦,妾身眼拙,敢问大人是?”
  
      二师娘站出来应付道。
  
      “哈哈,鄙人哪里是什么大人,只不过是在这关前守卫的无名小卒一个,不劳大人记名啦。”
  
      中年男子爽朗大笑。
  
      期间不断有修士从旁边路过,不时抛来异样或艳羡的眼光。
  
      我们所在为一夫关二层,一层之下都是交钱过关的凡俗之人,熙熙攘攘,浩浩荡荡排着长队。
  
      一二层中间隔有三四十余丈,竖直陡峭,草木不生,有一两团淡淡的云雾缭绕,我从上向下望去,仿佛隔世。
  
      “如果我不能修炼的话,又是另一个故事了。”我有感而发。
  
      二师娘和学姐倒没注意到触景生情的我。还在和守卡的那名修士武夫交流。
  
      “三位道友,别站着了,赶紧先过关吧。只要报上宗门,自然会有人来接应。”中年男子说道。
  
      二师娘领着我和学姐走了进去。
  
      过了二楼关口大门,迎面而来的就是雪皑皑的,一望无际的白色世界。
  
      银装素裹,万里冰封。
  
      让我不经意间想起了东北辽东大地的那个小村,还有那个雪中背影以及那一声嘹亮的“走咯!”。
  
      路过修士几乎都在出洞门的一瞬间就打开了灵力,在周身形成一层柔软的弹性护膜。
  
      那是防暑防寒居家必备的小技能,保温气泡是也,它还有个好玩儿的名字——彩虹泡。
  
      “我们先到关内休整一晚,随便拜访一下关内的同门师兄们。”
  
      二师娘开口道。
  
      我们没有异议,跟在了二师娘身后,朝右边的另一个洞门走去。
  
      一夫关原是山体开凿而成,关内走道每隔数十步开一小洞,道道光柱从走道外斜斜伸进,其中飞舞着无数精灵般的灰尘,黑暗与光明交织缠绵。
  
      “不是说好会有人来接应我们吗?怎么走了这么久也没人,就算是有人看到我们也是藏着躲着。”
  
      我疑惑地悄悄对着公孙兰若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
  
      她白了我一眼。
  
      靠,这人越来越不可理喻了,一路上脾气爆炸啊。
  
      我忿忿地加快了脚步,跟上二师娘与其并肩而行。
  
      走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停下脚步,来到一间石洞屋子面前。
  
      木门打开,一名身穿九岳剑派的年轻第子开了门,拱手道:“老早就得到消息说赵师姑要路过,第子等了好久了。”
  
      “不必兴师动众的,我也只不过要去广寒仙宫办点事儿的。”
  
      二师娘笑脸相迎。
  
      “赵师姑莫非要去办那件事?”年轻第子有些期盼地问道。
  
      二师娘站在前面没有表示。
  
      年轻第子自知多言,羞赧一笑。又继续说道:“后面两位想必就是兰若师妹和……和小师弟啦,来来,别站着了,快进来歇息吧。”
  
      我对着他甜甜一笑,这位师兄真有意思。
  
      后者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公孙兰若不放,看到她旁边笑嘻嘻的我后也是一愣,浅浅笑着点点头。
  
      进石洞屋子后,先是一个小一点的“庭院”,种着几颗山茶花树,阳光从头顶的豁口懒懒倾泻下来。
  
      “你们两个先跟我去见一下你们过师叔,然后再回房间。”
  
      二师娘跟着我俩说道。
  
      我们跟着又进了正中间的那间房间,房间里面坐着一群九岳剑派的修士,依我这垃圾境界还看不出他们深浅,不过感觉气势上要比潘安小师叔弱些,跟师傅朱昌剑更是差远咯。
  
      “过师兄!近来可好?”二师娘对着坐在当中的一位半百道人说道。
  
      “嘿嘿,身体但是好得很!不过一夫关这件事真是让我心力憔悴啊。”这名过师叔上来就诉苦道。
  
      “发生何事了?”二师娘问道。
  
      “欸,广寒仙宫似乎也对这一夫关感兴趣,下了大气力,让这守关之人动摇了。”过师叔头疼得说道。
  
      似乎也不避讳二师娘原来就是广寒仙宫的第子。
  
      “那妾身能做些什么嘛?”二师娘试探性地问道。
  
      “你看,你家男人这段时间有空不?让他过来压压阵啊!”过师叔笑咪咪地摸着自己的小胡子说道。
  
      原形毕露啦。
  
      我在身后静静看着,这老头也忒直白了吧,上来还没寒暄几句就直奔主题。
  
      被说到是“自家男人”,饶是二师娘也有些脸红,稳了心神后,二师娘回道:“昌剑他这段时间刚好有任务,恐怕不能抽身过来了。”
  
      过师叔大声叹息,拍了大腿,“我认识的能靠得住的人也就那小子,哎哟,剑派这次派给我的任务也太难了。”
  
      座下有人调笑道:“过师叔,你哪次不难呀?”
  
      随即引起一阵哄笑。
  
      过师叔对着这帮不肖小辈们撇一撇嘴,看到了二师娘身后的我和公孙兰若。
  
      “这就是兰若吗?七八年不见已经出落得如此楚楚动人了。”过师叔满意地打量着公孙兰若,后者款款笑着。
  
      “过师叔八年不见,还是那般精神抖擞,面色长春,令人羡慕。”公孙兰若说道,好像还煞有其事的露出了羡慕的眼神。
  
      哇,戏精。
  
      “呵呵,你过师叔起码还有个两三百年时间呢!要是运气好,境界在上一层楼,又可偷活几百年,哈哈。”过师叔心态挺好的,接着又看向我。
  
      “这就是……是……你叫什么名来着,我记得小时候我抱过你咧!”过师叔回忆道。
  
      “晚辈姓梅,梅花三弄的梅,名十七,就是‘十五,十六,十七’的那个十七。”我笑道。
  
      “哦哦!对对对,梅十七是吧,嗨哟,你师傅刚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我就看你天庭饱满,断定你将来定是个福缘极好之人!”过师
  
      叔将一股力量笼了过来,在我身上游走一遍后,继续,“你看看,如今才十四岁,就已经是龙门境满盈阶段,虽然说堪堪可以尝试渡劫,但相比小兰若也是不分伯仲啊!”
  
      得知我已经到达龙门境满盈阶段,学姐公孙兰若也惊讶得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二师娘倒是不为所动,应该早就偷偷查看过了。
  
      “呵呵,过师叔过奖了,十七在七岁那年有幸被师傅收为第子,又获得许多像过师叔这样的长辈照拂,才能有些小成果。”我弯腰致敬。
  
      学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又急忙捂住嘴巴忍住笑。
  
      这分明就是在打脸过师叔刚才说的抱过我的那件事啊。
  
      其他人也是一脸憋笑。
  
      但是过师叔很显然被这帮不肖后辈开玩笑,也没有在意,反倒是面色沉稳地对我说道:“欸~小十七你这话就显得谄媚过度了,你过师叔愧疚,还没能帮过你什么忙哦。”
  
      “剑派里的岁月静好,皆是过师叔等人在外的负重前行!”我想起了在地球很流行的一句话。
  
      房间里突然安静了不少,过师叔满意地点了点头,让我和学姐公孙兰若先下去休息,只留了二师娘继续谈着什么,应该还是一夫关易主的事儿。
  
      刚才开门的那位年轻师兄带着我和学姐出去找房间,途中跟我攀谈道:“梅师弟真是天资艳艳,谈吐不凡啊。刚才一席话让师兄我羞愧难当。”
  
      我诧异道:“师兄羞愧什么?”
  
      “长辈征战在外,而身在后辈的我却再刚才之前,都没有你那种觉悟啊!”
  
      “哦,”我恍然大悟,宽慰道,“这种想法师兄应该是早就有了的,师弟只是将它说了出来,勾起了师兄心底里的那种感觉,所以师兄才会觉得似曾相识啊。”
  
      这位人还挺不错的师兄瞬间释然。
  
      “对了,师弟还不知师兄名字呢?”我问道,这位师兄让我心生结交之意。
  
      “哦,我叫张异术,跟着你过师叔住在三万三千阶,你有空可以去找我玩。”张异术笑道。
  
      三万三千阶?姓张?
  
      我好像对着几个字有些印象,但一时想不起来了,以为是记忆混乱,索性就不去想了。
  
      “师弟师妹,这就是你们的房间了。”张异术站在小院子左边的一间房间门前说道,眼睛有略过我后,又止不住地停在公孙兰若身上。
  
      这……我也不好说,见怪不怪了。
  
      “这……我跟他睡一间房?!!”公孙兰若指着我瞪大了眼睛,对着张异术说道。
  
      我也有些奇怪。
  
      “啊……对。”张异术有些发愣,随即有狠狠地摇头道,“不是,兰若师妹,你误会了。”
  
      “误会什么了?!”公孙兰若有些生气。
  
      张异术没再解释,上去打开了房门,我也跟了上去,只剩公孙兰若一人在门外。
  
      过了片刻,她在疑神疑鬼地走了进来,原来这间房间又分为两边,一左一右两间客房。
  
      我和张异术坐在厅堂中央,悠悠喝着茶。
  
      公孙兰若一窘,走到我身边“轻轻”地拧着我的耳朵,厉声道:“豁,出门了翅膀就硬了吧,哪来的勇气啊你。”
  
      “我我我……我那里又惹你了,只不过是没跟你睡一间……啊!!!!痛痛痛痛……”我还想着嘴贫一下,结果悔不跌地。
  
      张异术楞楞地看着眼前一幕,好像眼前这对师妹师弟颠覆了他以往的某些认知。
  
      ……
  
      ……
  
      之后张异术跟我聊了一会儿奇谈怪论,然后就离开了。
  
      公孙兰若坐在我对面,面色阴沉。
  
      这绝对是忘记吃药,或者更年期巨幅提前了的,我想。
  
      “我先去休息了,看你印堂发黑,多喝岩浆啊,学姐。”我说完就一溜烟儿的跑回房间,就要关上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